我有一哥们儿就是我边听边乐

  寒邻,90后,北京孩子,在佛罗里达读书。从一个月前起头,他每周在杨毅侃球的平台上写专栏。这一次,他想说的是远行在外,你才能发觉本来每个处所都有它夸姣的地点。
往期专栏:
[寒邻]在分开北京的飞机上想到的[寒邻]十年,阿谁相关“养分配餐”的假话还没有被揭穿[寒邻]我终究又捡起了篮球…
[寒邻]不吃饺子不外年
[寒邻]Gap五年的狗哥和他的称心人生
[寒邻]北美公路二把刀
[寒邻]我所理解的MVP
在迈阿密,能逮着一个会说流利英语的Uber司机并不容易。
因为佛州南部西班牙裔居民较多,走在大街上,你能够不会英文,可是不克不及不会说西班牙文,不然去超市买两根儿葱结账的时候都免不了被拉丁裔大妈翻一个白眼。至于当司机的,不会说英文也是常见,听说有的大叔若是听到乘客第一句话是“Hello?”就会立即挂断德律风,能不克不及接上人?看缘分吧。因而,每碰上一个会说英语的Uber司机,我都不由得跟哥们儿贫会儿。他聊聊他能上《最强大脑》的牛逼儿子,我聊聊我的专业,以及作为一个亚洲人跑美国是干嘛来的。有时候他们会自动问我:你从哪个国度来的?我说:中国北京,里九外七皇城四,此刻雾霾有点大。
每当这时,我往往礼貌地反问:那您是哪儿的人?迈阿密人吗?
而我获得的回覆大多能否定的:哦不,我来改过泽西,我来自华盛顿,我来自德克萨斯。我很猎奇,你们欠好好跟老家呆着,跑这儿开车来干嘛?有鉴于在这儿打Uber打到奥迪都不奇异,所以这帮人东奔西跑的缘由,与大大都中国的漂泊异乡客明显有别:
人家不是为了生计,人家就是为了好玩儿。
我想起一大爷。没记错大爷来自德州,一张嘴是颇为地道和呛口子的美式口音,那感受有点像…跟刚吃完炸酱面的北京的哥聊天。大爷打一上车嘴就没停过,冲我问着问那,就差问我姥姥叫什么了。我乐着逐个作答,听他吹他儿子的牛逼(某种角度上来说,美国度长比之中国度长对孩子的宠嬖度有过之而无不及)。我问,大爷,您来迈阿密干嘛?大爷没间接回覆我,他说,你知不晓得一种鱼?
请谅解我今天终究忘掉那种莫明其妙的海鱼的名字,虽然阿谁名字曾回旋在我脑海里长达一天。大爷说,这种鱼只存活在迈阿密的海域。它有点儿像河豚,一摸就会兴起肚子。这鱼即便在人多的海滩也是能够见到的,但你要小心,万万别给它惹急了,惹急了能把手指头给你咬下来。我跟你说啊,我有一哥们儿就是…
我边听边乐,下车的时候,大爷又叮嘱了我一遍:记得XX鱼吗?我答:当然记得(对不起大爷,我此刻记不得了)大爷:万万小心,不要被它咬掉手指头。在来美国前,我曾有幸拜读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垮掉的一代代表作家的代表作品,可以或许很好地助我睡觉前在床上垮掉。由于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二逼青年闲着没事儿开着车绕世界乱跑。整部小说与一本流水账式的日志无异。我不大白为什么它成了青年必读书,也许是它能帮文艺青年们在66号公路牌前面摄影发伴侣圈的时候,再多加上几句台词:再见杰克,再见我的凯鲁亚克。
是的,那是由于我不大白:你在纽约好好呆着不完了吗?非跑洛杉矶干嘛去?拿我来说,作为一个在皇城根儿底下爬大的北京土著,我的感受天然而然就是:北京城是最牛逼的。北京哪儿都好,她除了天儿欠好,哪儿都好。房价再贵,我能有个窝遮风避雨,二环路上开三十公里开不动,那我也认头了。我能上哪儿去?我哪儿也不想去。由于这里有卢沟晓月金台夕照,香山的红叶北海的荷花…
而抚躬自问,我哪儿都不想去,除了身为一个中国人重土安迁的天然观念外,还有一个缘由:我不情愿承受因糊口情况的变化带来的不不变。与之而来的收益,不管有几多,都被我选择性地轻忽了
我不肯看到,也不肯相信:虽然我晓得,这世上还有太多风趣的处所和成心思的伴侣。而直到你被迫离去,离去让你魂牵梦绕的家乡之后,才终究能够兴起勇气接管。我也发觉,未知的处所除了不适,也必然充满了可爱的工具。
而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别误会,我没有劝列位远行。但倘若你真的身在异乡,你也许会在某片未知的海滩上相逢一种莫明其妙的海鱼:
把稳,万万别被它咬掉手指头。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